好心理文学>修真仙侠>寻乐(旧链接) > “你是处男吗”
    程晏是认识谢寻乐的。

    应该这么说,整个A大,没几个人不知道谢寻乐。

    这学期开始的时候,程晏主动找上了谢寻乐,想和她一起组队参赛。

    而谢寻乐那天连一杯咖啡的时间都没有分给程晏,她赶着去上课,在教学楼前花坛边拒绝了他,两人加了好友,对话框却始终停留在系统主动弹出的那句问候上。

    他们经常偶遇,在食堂,图书馆,健身房,互相点点头问声好,然后擦肩而过,各走各路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互相知晓姓名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程晏对谢寻乐的印象也和外人别无两样——温柔得T又耀眼的学妹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的胳膊和腿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又麻木,太yAnx一阵一阵地cH0U着疼,全身的血都叫嚣着向身下奔涌去,汇聚在那个让人难以启齿的地方,窜起千丝百缕的痒。

    而那个平日里乖巧的学妹,为什么穿着一身浴袍,对他露出那样轻佻的笑?

    程晏在弄清自己的处境之后是抱着一丝侥幸的,他想,或许是他们两个谁走错了房间?这一切都是个误会,学妹走过来之后会像平时那样对他露出一个浅浅的笑,轻声向他解释清楚原委,再为他关上灯,拉上门,离开房间,让他一个人面对身T的难堪。

    明天起来一切都是原样,今晚的一切会是他们两个心照不宣的秘密。

    他的幻想没能持续很久,那只柔软又清瘦的手覆在了他全身最热最胀的那处,一点儿余地都没给他留。

    程晏不得不明白过来,他今晚的角sE是一只落进陷阱的乖顺的猎物,一只毫无还手之力的猎物。

    谢寻乐一条膝盖跪在床边,在程晏不可置信的注视下伸手m0上了那块被高高顶起的布料。感觉不到热不热,不过很y,她随手捏了下,程晏便发出了一声短促残碎的SHeNY1N,剩下半截被他扼杀在了喉间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药效还是酒JiNg的功劳,程晏的脸到脖颈都泛着一层薄粉,额角和鬓边的汗是蒸腾的q1NgyU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多诱人,那双强装着镇定的眼睛清冷又Sh润,此刻SiSi地盯住谢寻乐不放,如同在看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在g什么吗?”声音喑哑,却更加X感,质问中的愤怒被谢寻乐弃置不顾,她品味着他的声音,像在啜饮一杯醇厚的酒。